贸易谈话:做出成绩!

    • 作者: admin

    多伦多(Toronto)进口商、科隆纳其(Kolonaki)集团主席史蒂夫 · 克里亚里斯(Steve Kriaris)与加拿大酒业巨头经过十几年的努力,提高了希腊酒的知名度和销售量。我们很高兴看到希腊酒在加拿大市场上受到了认可。史蒂夫(Steve)是因为找不到像样的希腊酒喝,才决定改变这一状况的。他开办了自己的公司,不遗余力地向同行和消费者普及各种希腊酒,打入了世界上最难进入的市场中的一个。我们很高兴地说,他是新生代积极进取的希腊酒进口商中的一位,他的供货酒庄包括安托诺普洛斯(Antonopoulos),布塔里(Boutari),可-雅尼(Kir-Yianni),利姆诺斯(Limnos),梅迪特拉(Mediterra),帕佩约阿鲁 ( Papaioannou ),帕弗利迪斯(Pavlidis),西格拉斯(Sigalas),索利斯(Tsolis)。(采访:)您认为希腊葡萄酒在加拿大市场面临的最大的挑战是什么?希腊葡萄酒在加拿大真的有未来吗?希腊葡萄酒最大的挑战是对消费者保持信息的一致性,尽量简化。我知道大家都在抱怨希腊酒的名字太难读,但我可以举出一些名字同样难读,但是取得成功的葡萄酒的例子。北美人并不是我们想当然的那么傻。您同时在安大略(Ontario)和魁北克(Quebec)两个市场运作,能告诉我们这两个市场的一些不同,以及您眼中这两个市场的潜力所在?安大略(Ontario)受英国的影响更多,因此红酒和白酒的销售旗鼓相当。魁北克(Quebec)受法国影响,红酒销售更好。魁北克(Quebec)也愿意花在日常的瓶装酒上花更多的钱。他们人均消费的白酒也比加拿大其它省份多。但是,只要以合适的方式展示合适的酒,两个市场在希腊酒销售方面都有巨大的潜力。您如何向客户展示希腊酒,加拿大客户会注意到这些吗?我在向客户展示希腊酒的时候,总是拿许多葡萄品种的酒。如果我只有一个“酸乌”(Xinomavro),或莫斯菲莱诺(Moschofilero),或阿塞蒂克(Assyrtiko),或圣乔治(Agiorgitiko)的样品酒,而客户正好不喜欢这个样品,我不会再介绍这个葡萄品种的酒。我总是给他们提供一些选项,因为这样能让他们基于自己对葡萄酒的喜好和自己的理由做选择,而不是我强加给他们的。加拿大消费者当然会注意到。过去两年里,每一种希腊酒对应两种非希腊酒。仅在五年前,一种非希腊酒会有五种对应的希腊酒。您发现人们开始对哪些希腊葡萄品种感兴趣,哪些会先占有市场?我深信希腊葡萄酒的未来不仅仅是在品种上,也会在产区上。例如,我相信下面这些名字会继续而且越来越受欢迎——纳乌萨(Naoussa)产区,尼米亚(Nemea)产区,圣托里尼(Santorini)产区和克里特(Crete)产区,还有这些葡萄品种名字,莫斯菲莱诺(Moschofilero),玛拉格西亚(Malagousia),圣乔治(Agiorgitiko)和“酸乌”(Xinomavro)。您如何预测北美的希腊葡萄酒市场的未来?希腊葡萄酒的知名度和销量会继续提升,但我确实认为市场上现在的商标太多了,这会稀释向消费者传递的信息。接下来的十年里一定会有一些酒从市场上脱颖而出,成为北美市场的优秀品牌。您觉得对比希腊酒在加拿大主流餐馆表现,其在希腊餐馆的表现如何?事实上,希腊餐馆仅仅在过去的三年里才开始在酒单里逐渐加入希腊酒。主流餐馆(非希腊)会因为各种原因,选购中高档的葡萄酒,但最主要的原因是酒的品质。如果侍酒师打算在酒单上加上入一种希腊酒,那么这种酒需要是高品质酒,而且必须超过其它国际知名的酒。您现在最喜欢哪款酒,喜欢配什么样的餐来品尝这款酒?挑不出来哪一种,但是如果我可以来一顿四道菜的大餐,可能会是这样:1)特朗普酒店(Trump Hotel),纳乌萨卡达斯(Karydas Naoussa)配鞑靼牛排(Beef Tartar);2)真体育(Real Sports),布塔里莫斯菲莱诺(Boutari Moschofilero)配脆奶酪嫩鸡块;3)百福(Momofuku)亚洲拉面馆,西格拉斯阿塞蒂克/阿西丽(Sigalas Assyrtiko/Athiri)配葱姜面;4)沃洛斯 · 艾斯提亚托里欧(Volos Estiatorio),马萨玛拉格西亚(Malagousia Matsa)配烤摩洛哥章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