现代时期

        二战以及痛苦的内战破坏了希腊国内的基础设施以及生产潜力,从此希腊被迫开始走向了现代时期(1945-1975)。但是在全球酒业发展的局面下,希腊已经沦为了一名看客。主要出口的瓶装酒为热茜娜(Retsina),一种饱受争议却独一无二的酒,黑月桂(Mavrodaphne)以及PGI级的萨摩斯酒(Samos)。同时,大量多为高酒精度数的深色葡萄酒被大批量运往欧洲,用来调和或加强当地的葡萄酒。希腊各岛屿是最幸运的,因为其大部分地区都没有遭受葡萄根瘤蚜的侵袭,这才得以保留数百个当地的葡萄品种,而希腊大陆只能逐渐引进抗虫害的根茎,并进行嫁接以抵抗葡萄根瘤蚜。

        随着在克里特岛(Crete)、罗兹岛(Rhodes)、萨摩斯(Samos)、纳美亚(Namea)、佩特雷(Patras)、纳乌萨(Naoussa)、圣托里尼(Santorini)以及蒂尔纳沃斯(Tyrnavos)地区大型合作酒厂的出现,以及对大型私人酿酒的关注(马其顿(Macedonia)的波塔里(Boutari)和莎塔里(Tsantali );阿提卡(Attica)的库尔塔基斯(Kourtakis)),人们开始加大对现代仪器的投资,促使葡萄大量生产,从而酿成了许多商业用酒。在现代时期的开始(20世纪下半叶的前几年),希腊大陆闻名的酒厂,比如纳美亚(Nemea)、 纳乌萨(Naoussa)以及曼提尼亚(Mantinia)的葡萄园开始出口瓶装酒。由于无法轻易接近商用港口,他们的出口活动量与希腊群岛以及沿海地区其他葡萄园相比较低。

        "古时候的希腊人是用双耳土罐密封保存葡萄酒的(1971),而25个世纪之后的现代时期,希腊人第一次将希腊酒进行了分类。第一原产地为希腊的葡萄酒的立法遵从法国的葡萄酒立法模式。由丝塔芙罗拉 · 科洛克(Stavroula Kourakou)领导的葡萄酒协会——一个有名的希腊葡萄酒研究机构,为这一努力作出了贡献。科洛克(Kourakou)女士以及她的同事完成了许多任务,展现了希腊葡萄园永恒的财富,同时也推广了新希腊葡萄酒,为许多历史悠久的希腊葡萄园得到立法认可及保护,并获得将自己的名字贴在葡萄酒标签上的权利扫清了障碍。后来,大约是当希腊成为了(今天的)欧盟正式成员国的时候,当地的葡萄酒也得到了立法的认可。自此,希腊的葡萄酒立法,酿酒以及酒市与欧盟其他国家直接对接。也是那个时候,希腊葡萄酒机构成立了。